no reason turn sunshine back
關於部落格
looking back nice world
  • 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值得人們盡情來謳歌和讚美!


有詩雲“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禦柳斜”,今日的金華真可以說是“落葉繽紛”。樟樹是金華的市樹,街道兩旁,公園、社區的綠化帶,種的多是樟樹,樟樹是春天落葉的,一早起來,大街小巷滿地都是樟樹的葉子,真是“葉落知多少”,這個問題,也許只有清早的清潔工人才清楚。

對於樟樹,我的瞭解來源於小時候。小時候,家裡有許多樟樹板,是用來雕刻的,有一股特有的木香味,這香味極和我口味,聞著就讓人神清氣爽,現在只要我閉上眼,那味道就會在我身邊慢慢彌漫開來。

在一些村口,往往都靜立著一兩棵粗壯的樟樹,我也曾與小夥伴手拉手去丈量過它們的腰有多粗,樟樹那老邁的枝條伸出來,極像是邀請孩子們的手。可在記憶中,我曾爬過枇杷樹、楊梅樹、梨樹、柿子樹、烏桕樹,但卻從沒有爬過樟樹,因為在農村裡,人們常叫這種上百歲的樟樹叫“樟樹娘”。在鄉親們的心目中,可以說是神樹,是神聖不可侵犯的,逢年過節,鄉親們還會在樹下敬獻香燭,也有在樹上掛紅布的,於是樟樹在我心中也有了一種神秘感,我心中有一種敬畏,不敢再靠近她,如果爬上去那就是褻瀆了,我不敢造次,雖然我一直覺得樟樹是希望有孩子爬上她,在她身上捉迷藏,給她帶去歡聲笑語的。沒有孩子的笑聲,就這樣一直靜默著,該是多麼寂寞啊!試想有哪一個老人不喜歡孩子呢!

到現在,這些記憶已慢慢遠去,今天令我驚歎的是樟樹的葉子。

前兩年的冬天,天降暴雪,看著因為枝繁葉茂被積雪壓斷的樟樹,我曾感歎:哎,為何樟樹不像法國梧桐那樣,秋天落完葉子,待到春來再重新萌發呢?

到今天,我漸漸有些明白了:樟樹四季常青,但新老葉子也需要替換,與其他樹木不同的是,樟樹在春天落下老葉,抽出新芽。

許多的樹木是在嚴寒中掉光樹葉,暗暗地積蓄力量,等待來年的萌發。而樟樹卻選擇了全力迎接淒風冷雨,甚至是暴雪冰粒,她一身抖擻,綠意蔥蘢。可以想像,如果在蕭瑟的冬日,滿眼見到的盡是光禿禿的樹枝,那該是多麼荒涼啊!真該感謝樟樹,在寒冷的冬日,帶給我們視覺的盛宴,使我們在冬日裡感覺到的不只是寒冷,還有蓬勃的希望。

以前我只注意春日裡滿地的樟樹落葉,但今年我卻仔細去觀察了新抽出的嫩芽。

剛剛抽出的芽很像還沒有變白的玉蘭花,長長的,尖尖的,暫且叫做葉蕾吧。等到葉蕾初綻,那極像含苞的花,更像微微張開的嘴,帶著欲語還休的嬌羞;到樹葉全部舒展開來,就可以看清新葉了,嫩綠嫩綠的,帶著葉的質感,還有新葉的光澤,就像一個正在蓬勃生長的嬰兒,給人一種清新、靈動的感覺。仔細一看,葉間還有小米粒大小的花苞,原來那葉蕾中間保護著的不僅僅有新葉,還有花苞,這是一種多麼奇妙的現象呀!

現在有許多人會對那種母牛護犢般的愛覺得不屑,認為是對下一輩的變相傷害,認為不讓年青一代親歷風雨,他們就不會珍惜生活的和美。

但對於樟樹來說,正是老葉用飽經風霜的臉龐去承受風雪、寒冷,保護著新一代樹葉的蓬勃生長。守護著新葉長成後,老葉又默默地、毫無遺憾地脫離生她、養她的樹枝,在春風中悄然飄落。正因為她們的犧牲,使新葉有了充足的營養,充裕的空間,可以接受明媚的陽光,感受陽春三月的和暖,沐浴春風的和煦,然後去體驗作為樹葉的美好一生。

樟樹的葉子正是用這種方式進行著一代又一代的輪換,然後給了我們一個四季常青的美麗印象。

如果人也像樟樹的葉子那樣,在幼小時幸福地享受無私的關愛及保護;在正當壯年時,能盡情地展示自己的精彩,盡心盡職地做好作為葉的本職;而到老年時又能像上一輩一樣竭盡全力地去保護幼小一輩,待到可以放手時,仍能坦然離去,如此輪回,人世間怎會有那麼多的醜惡與貪婪?

所以,不管怎樣,我覺得,就單憑樟樹葉子的這種無私的愛,就值得人們盡情來謳歌和讚美!The missing of World War II
F-35 aircraft grounded to
Double message
Giggs at that time
Indiana railway bridge
Hydraulic fracturing method
In the Klallam language
The Atlantic city closed
The July season
Health care decisio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