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reason turn sunshine back
關於部落格
looking back nice world
  • 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回憶著那些曾經喧囂的過往


這樣一個適合出行的節日,我依然固守在原地。上午在菜市晃蕩,中午趕著去送飯,下午便一個人枯守在那個小店裡。等到小店關門時,外面的天已昏暗,這一天就這樣過去了,又好像每一天都是這樣重複單調的過著。

店裡有些清冷,我依舊握著手機看那些枯燥得讓人有些乏味的電視劇,只是不看這些又能做什麼呢?偶爾來上一個顧客,便滿臉堆笑的迎了上去,那笑容連自己都覺得有些假了。很多時候,我都會覺得自己厭惡極了這份職業,討好的口氣,虛偽的笑容。可是,我不做這個又能做什麼呢?其實我是很渴望去一個寂靜的角落呆著,然後放肆的哭或是放肆的笑,然最後再靜靜的看著這個仿佛與我無關的世界。

人其實是很奇怪的動物,會因一句話而欣喜,因某種天氣而傷感,又或者會什麼也不為的就陷入一種深深地落寞中。就如此時的我,沒有緣由的想要哭泣,窗外的這座我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城市本應該是我熟悉的,可我卻覺得那麼的陌生,是因為我的不融入還是它的不肯接納?

小時候,我迫不及待的想要逃離那個讓我不覺得溫暖的家,於是上了初中我就爭取住校,長大了,我又迫不及待的逃離這個讓我覺得壓抑的城市,於是我去了遙遠的沿海城市,當這一些逃離讓我整個的人整個的心變得開始不堪後,我才明白,所謂的逃離,不過是一個時而溫暖時而冷漠的詞語,而所謂的生活,就是這樣時而輝煌時而暗淡的時刻。

這麼多年過去了,而我終於過上了我想要的生活,無論別人還是我自己的眼裡,我都是一個幸福的人,有一個愛著自己的老公,有一個還算能維持基本生活小店,有一個聽話的女兒,有一個溫馨的小家,可我的內心為什麼仍有無法排泄的苦澀和無力排解的鬱悶?我努力的想要衝破它,卻覺得越來越沒有力氣,我安於這種現狀,也習慣了這些個偶爾而至的憂鬱。

這些年,我好像也慢慢的學會了接受,接受委屈,接受意外,接受同情,甚至接受自己身上的那些不堪,我無法改變周圍的一切,但我努力的去愛,愛身邊那些不可理喻的人兒,因為只有這樣,我才能感覺自己活著的意義,才能快樂一些。

曾經我固執的認為生命把很多原本屬於我的一些東西給拿走了,所以我開始怨恨,責怪甚至對所有事灰心,對所有人心懷戒備。可當我經過了那一些挫折,安然歸來後,終於才明白,有些東西原本就不是我的,強求也是不行,於是我學會了原諒,不僅原諒那些曾經傷害過我的人,還原諒曾經那麼不堪的自己。

走過了那些曾經隱忍的年月,現在回首,才發現,曾經覺得難以啟齒的往事,曾經用生命去愛著的人,都不過是滄海一粟,生命給予我不是那些艱難,而是學會釋懷,釋懷那些過往,並且相信,生命中遇到的每件事,每個人都有它的意義,有些人教會我愛,有些事教會我成長,在許多年後的今天,我才明白了生活,才懂得了自己。

這個世界其實是很熱鬧的,現實裡自不必說,網路上,大家都忙著發圖片,寫說說,關注這個,留意那個,他們都活得很是精彩。而我只是安靜的看著,偶爾點個贊,很少去留言或是評論,或許我只是習慣,習慣了躲在角落裡,習慣了隔著玻璃窗看世界,順著自己的生命姿態慢慢老去。

我一直希望自己是一道彩虹,一道雨後掛在碧藍天空上的彩虹,那麼燦爛,那麼亮眼,可是更多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是躲在了彩虹背後,我看不清前方的樣子,也看不清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這個喧囂的日子,每個人都在快樂的奔跑,而我在別人快樂的時候安靜著,回憶著那些曾經喧囂的過往。
美與愚蠢的關係
川の流れも
要するに
人同士のつながり
勧誘忘れて
那個飄著細雨的早晨
?自己給自己不斷地尋找希望
那麼就做個溫暖的女子吧
だからこそ
當我們已經不在乎寬恕和縱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